当前位置:首页 > 肉文辣文 > 流云引

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二章 人生失意无南北(二十四)

????辅的立场本来也不坚定,被王素平强硬的态度和有所依仗的表现一激,那是一点反抗都不敢有了,乖乖派出援兵。

????而杜辰良此时已经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并没有精力去管这些。而且他也知道,辅那些人就是墙头草,那里风大往哪边靠,现在看他大势已去,自然是跑的最快的,他拦也拦不住,干脆先任由他去了。

????杜维桢在章立群和王素平的帮助下,很快把所有兵权收回了手里,杜维桢光明正大地回到众人视线里,直接破除了驾崩的传言,高调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又以雷霆之势将背叛了自己,投靠杜辰良的人以罪行深浅进行了惩罚。

????投靠杜辰良,并且为虎作伥,残害忠良的,杜维桢直接判处死刑!只是为了保命,并没有做什么坏事的杜维桢也不严刑逼供,只是将他们贬为庶民,以后再也不能入朝为官。

????朝廷之上,一下子少了不少人,杜维桢迅在民间召集有才能之人,经过一系列考核,用他们填补了位置的空缺。

????处理完内乱之后就到了外患了,与苍国的战争刻不容缓。

????杜维桢亲自挑选了几名经验丰富,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战争的老将,想让他们带兵去帮助苏明,可是这时候,孟浮生突然找到了他。

????自从杜维桢回宫处理政事后,事情繁忙,根本没有时间去见任何人,所有两人自从那日分别已经是数日未见面了。杜维桢正纳闷孟浮生来找他做什么,结果两人刚见面孟浮生就直直跪了下来,这可把杜维桢吓了一大跳。

????杜维桢把人扶起来,惊呼道“浮生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????孟浮生表情坚毅,说“维桢,我想要带兵出征,亲自打败姬景胜!把妍儿救出来!”这件事情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,然后避开穆生云独自跑出来找到杜维桢,他知道要是生云师兄知道了,定是要脾气的。可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,跟杜月妍已经是数月未见,他还不知道她现在情况如何,如何能安心等下去。

????杜维桢也想到了这层,沉着脸问他,“你来找我的事情生云可知道了?”虽然他猜到穆生云肯定是不知道,不然也不能把人放出来。

????果不其然,孟浮生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,实话实说,“他不知道,我躲开他过来的。”

????杜维桢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,叹了一口气,为难道“浮生,生云对你极为关心,要是知道我让你带兵了,定是要连我也一起怪上的。再说了,这件事情本来就不管你的事情,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,我已经很是不好意思了。这一次要是又让你帮忙,那我,良心真的会不安生的。”

????孟浮生露出扭曲痛苦的表情,眼睛有些红,一副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姿态,“维桢,我真的很担心妍儿我等不下去了。”

????杜维桢如何猜不到孟浮生真正的心思呢?他从这段日子孟浮生一系列冲动的做法中,把他对妍儿的感情看得太清楚了,再说了,他也见不得孟浮生这副痛苦的样子,悠悠叹了一口气,还是退了一步,服了软,轻声说“你先回去吧,我会考虑的。”

????孟浮生知道,他说的考虑说明就是同意了,但是只他同意还不够,定是要询问一些其他人的意见的,不然难免会引起别人的不满,给他们带来不方便。

????杜维桢召来了王素平和章立群等人,他说了孟浮生的请求,章立群是一个很外向的人,情感丰富又不会隐藏,显然是被孟浮生感动了,高声道“浮生真乃大丈夫,这段时间将生死置之度外亦不求报酬,现在还主动要上战场,真乃我辈之楷模和英雄。”

????比起章立群,王素平显然更加理智了,他认可孟浮生的忠肝义胆,但是带兵打战,显然不是靠这个就行了,他想了孟浮生还当官时也曾带兵打过战,结果是极好的,往不好的方面讲,那时候他在昆国阵营时,不也将昆国士兵压得兵败如山倒?所以他明显是有这个资格和能力的。

????两个说话最有分量的人都表态了,其他大臣们当然也没有什么异议,于是杜维桢给了孟浮生这么一个机会。

????也是在这个时候,消息才传到穆生云耳里,这可把他气得不轻啊,抱着剑就来到孟浮生的房间,一脚将门踹开,话都不说半句直接动手。

????他能动手,心中有愧,自知理亏的孟浮生可不能,接着各种东西躲着,在房间里狼狈地逃窜,活像一只被猫戏弄的老鼠,被玩得团团转,直到穆生云气喘吁吁这场“游戏”才告一段落,两人背靠背坐在地板上,明明椅子就在旁边也没有人挪动一些。

????穆生云情绪极为低落,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,声音虚的好像方脱口就被空气冲散了,“浮生,你总是这么任性,就跟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一样。你有没有想过,要是你在战场上出了事情,我怎么跟师傅交代?怎么跟你其他师兄们交代?我成了山庄的罪人。”

????他的话说的太沉重,孟浮生也有些悲伤,他和穆生云头靠着头,轻声说“师兄,对不起。我给你惹了太多麻烦了。但是这场战我一定要亲自去,亲手将妍儿从姬景胜手里救出来,不然我根本无法安心。没有人会怪你的,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,要是我真的回不来了,记得到日子把我的小侄子带来看看我。”

365bet注册送365 ????“看你?谁会记得你!”孟浮生的一番话勾起了穆生云心中未曾熄灭的怒火,声音一下子愤怒起来,“你太自私了浮生!总是只考虑自己,你想想你从进入皇城开始经历过多少威胁性命之事?甚至好几次都差点没有命了。你觉得你出事的时候伤害的只有你自己吗?不,我们这群关心你的人比你伤得更深更重,可是你在乎吗?你要是在乎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去冒险了!”

????。
Back to Top
TOP